被迫接客數百次
  19歲江西女孩被騙至海口賣淫一個多月
  小方(化名)是江西撫州人,今年才19歲,但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媽了。今年7月,剛生完老二沒多久,她因為和“丈夫”吵架,一氣之下外出找工。由於輕信街頭的招聘廣告,她被人騙到了海口賣淫,不但一天24小時都有人看守,而且手機、身份證等都被扣住,無法逃離。在一個多月的時間里,她被迫賣淫數百次,患上了嚴重的婦科病。9月12日,遠在西藏上班的哥哥得知此事後,千里迢迢趕來海口救出了妹妹。目前,海口警方已介入調查。
  記者 羅清銳 陳標誌 文/圖
  按摩店里其他女孩也有類似遭遇;海口警方介入調查
  小巷子里有多家按摩店
  對話
  “每次想到都覺得好像死過一次”
  “我再也不想來這個地方了,每次想到都覺得好像死過一次!”講述過程中,小方的身體一直不停地顫抖,但她還是決定將這件事原原本本說出來,“我想把這些說出來,他們會遭報應的!”
  記者:你一開始知道他們是乾什麼的嗎?
  小方:他們的招聘信息說是招KTV服務員,在南昌工作。我是想應聘服務員的,但他們說我剛生完孩子,做不了重活,就讓我做公關,說只是陪客人喝喝酒唱唱歌,每個月工資比服務員高好幾倍,後來我就同意了,沒想到……
  記者:有沒有想過逃跑?
  小方:我剛去的時候,領班就威脅我們別想跑,他們把我的身份證、手機都扣住了,我身上也沒有錢。而且他們一天二十四小時都有人看著我,根本跑不了,只能找機會通知家人,讓他們來救我。
  記者:你們每天的工作是怎麼樣的?
  小方:(沉默……)每天從早到晚都在接客,他們要求一天至少接20個客人,如果達不到要求就會被打罵。接得多了會有一些獎勵,給我們買些好吃的,或者帶我們去KTV唱唱歌什麼的。
  記者:店里有多少人,她們也是被迫的嗎?
  小方:加上領班一共有四五個女孩。他們不讓我們私下裡交流,我只知道一個叫小琴的女孩,因為拒絕接客,經常被打罵。
  記者:你想過今後該怎麼辦嗎?
  小方:(再次沉默……)不知道,我捨不得兩個孩子……如果他(“丈夫”)能夠接受,我願意跟他過下去……我哥做過我“丈夫”的工作,但是他說他接受不了,可能會“離婚”吧……
  和“丈夫”鬧矛盾,她一氣之下外出找工
  昨日中午,記者見到了受害人小方和哥哥阿星(化名)。由於小方的身份證還在“老闆”手裡,沒辦法坐飛機,阿星一直忙著打聽如何補辦身份證明。得知機場派出所可以補辦臨時證明後,阿星才放下心。“我們今天就離開這個地方,哎……”阿星滿臉疲憊和無奈,妹妹小方則低著頭,安靜地坐在一旁。大眼睛、瓜子臉、面容姣好,這是小方留給記者的第一印象。很難想象,這個1995年出生的女孩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媽了。
  阿星告訴記者,妹妹小方初中畢業後就輟學在家。2011年,年僅16歲的小方就與老家一名男子按當地風俗辦了婚禮,之後生了兩個孩子。“今年7月21日,第二個孩子出生還不到二十天,我和‘丈夫’鬧矛盾,一氣之下去了撫州市區找工作。”小方告訴記者,從家裡出來時,她身上沒有帶多少錢。
  應聘KTV服務生,當晚就被人強暴了
  “當時在街頭看到一則招聘廣告,南昌一家KTV招服務生,包吃包住每月還有2500元。”小方告訴記者,這則招聘信息讓她十分心動,她按照廣告上的電話號碼撥了過去,對方告訴她上班地點在南昌市區。當天下午,她就獨自乘車到了南昌市區。
  “兩個男的到汽車站接我,其中一個人讓我叫他‘大哥’。”小方說,從家裡出來時,她還穿著一身睡衣,“大哥”當即帶她去附近的商場買了一套衣服。然而,當晚小方就被“大哥”強暴了。“我苦苦哀求他,說我剛生完小孩,他還是沒放過我。”小方說,對方一直威脅她,讓她感到十分害怕,而且對方還扣下了她的身份證和錢包。之後幾天,小方又被送到江西一個小縣城嚴密地看守起來。
  被騙海口賣淫,24小時都有人看著
  小方告訴記者,她清楚地記得,自己是7月24日晚上抵達海口的。“到市區後,‘大哥’把我交給一個女的,她帶我去了一個城中村。”小方說,後來她才知道是海口秀英區的書場村。“那個女的帶我去買了新衣服,又安排我做了頭髮,當晚11點左右讓我去上班。”小方說,直到這時,她還以為自己只是去一家KTV當服務員。“那個女的帶我進了一個小房間,裡面只有一張小床和一個電風扇,還坐著一個光頭男子,我剛進去他就讓我把衣服脫下來……”回憶起這一幕,小方忍不住流淚了。
  “反抗是沒有用的,一天二十四小時都有人看著。”小方告訴記者,按摩店里還有三四個和她遭遇相似的女孩,除了接客,平時不允許相互交流。小方說,有個女孩因為拒絕接客,經常被領班“小美”打罵。
  每次100元,最多一天“掙”5000元
  小方說,客人基本上都是附近的農民工,當客人比較少的時候,領班還會要求她們站在門口拉客。
  “完事後,錢都被老闆拿走了,要是我們私藏錢,也會被他們打罵。”小方告訴記者,接客最多的時候是中秋節那幾天,“一次100塊錢,中秋節那天我總共‘掙’了5020元,第二天是3400元。”小方說,當時她哭著哀求老闆說自己堅持不了了,但老闆還是讓她去接客,因為店里還有個女孩那天“掙”了7000多元。
  “不是沒想過逃跑,而是根本沒有機會跑出去。”小方說,手機、身份證都被老闆扣著,“甚至接客的時候,他們都會站在外面聽,哪怕來例假了,他們也會一天二十四小時跟著。”
  長時間接客,她患上了嚴重婦科病
  “有的女孩還吸毒,因為怕染上毒品,我從來不敢喝別人給的飲料。”小方說,直到八月底,她才拿回了自己的手機。“我跟老闆說,我從小跟著奶奶生活,現在奶奶身體不大好,想給奶奶打個電話報平安。”小方說,“也許他們看我表現一直不錯,才終於把電話還給我。”
  雖然與家人取得了聯繫,但由於打電話時也有人在身邊看著,小方無法說出自己的真實遭遇,只能說自己“很好”。
  小方說,長時間接客讓她患上了嚴重的婦科疾病。經過多次懇求,老闆終於同意她去附近的診所打針,而這已經是9月份了。“我騙他們說手機沒話費了,只是無聊拿著玩會兒游戲。”小方說,她在診所偷偷聯繫上了家人,把自己的遭遇告訴了父母和“丈夫”。
  偷偷向家人求助,哥哥千里來解救
  “實在難以想象,我妹妹這些日子是怎麼過來的,他們簡直不是人!”阿星告訴記者,接到父母的電話時,自己嚇壞了,連夜從拉薩乘飛機趕到了海口。“9月12日下午,我按妹妹發的地址找到了書場村。”阿星說。
  這天,小方終於逃出了魔窟,“我跟他們說想去廣場看別人跳舞,他們就派三個人跟著我,後來兩個男的去打牌,我哥才帶我逃了出來。”小方說。
  小方告訴記者,其實之前“丈夫”找不到她,曾向撫州警方報案,撫州警方查詢發現她在海口,並不是失蹤。之後,她也聯繫過“丈夫”,“不敢告訴他,只能說這邊很好。”小方說,“丈夫”曾說要來海口找自己,但老闆知道了這件事,當天就把她們帶到了東方市,過了幾天才回海口。再後來,“丈夫”知道了真實情況,以為她是自願的,兩人大吵了一架,“後來他再也沒有聯繫過我。”
  哥哥:對方讓我不要報警,但我一定要給妹妹討個說法
  9月13日,在哥哥阿星的陪同下,小方來到海口市公安局秀英分局報案。阿星說,警方當天給他們做了詳細的筆錄,他希望警方能早日破案。
  昨日,記者來到秀英區書場村。一條滿是按摩小店的巷子里,就是小方“上班”的地方。
  “我再也不想到這裡來了!”阿星告訴記者,在他找到妹妹的當晚,對方就給他打電話,“他們讓我不要報警,說有什麼事情可以私下裡解決。”對此,阿星表現得十分憤怒,“我跟他說,沒有什麼好談的,我妹妹已經受到了這麼大的傷害,我一定要給她討一個說法。”
  記者從秀英警方獲悉,該局已經受理此案,目前正在調查中。  (原標題:被迫接客數百次)
創作者介紹

劉連娣

nb50nbofo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